医院将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 6人受处分

  固体饮料当特医奶粉开进“处方”,湖南郴州一医院6人受处分

  湖南郴州市宝妈李女士和同事彭女士怎么也没想到,她们依照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开的“处方”,从医院购买的奶粉,居然是并不能保证婴儿营养的固体饮料。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发现,李女士和彭女士刷医保卡从医院购买的这款“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 (以下简称:舒儿呔)生产厂家,正是《人民日报》今年7月披露的“假配方奶粉”生产厂家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并无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奶粉生产资质,且该公司曾于今年5月起四次下达不合格食品召回通知。

  李女士在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购买的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本文图片 当事人提供12月25日,湖南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回应澎湃新闻称,“舒儿呔”郴州经销商私自印制了题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落款为“便民药房”、内容为舒儿呔各品种配方粉的便签纸放置于科室。相关医生未核实便签纸来源,便将舒儿呔推荐给患者。

  为此,医院以“履职不力、工作失职”为由,对医院药学部、儿保科、儿童消化内科6人进行书面检查、诫勉处理、批评教育、责令公开检讨等处分。同时,医院的便民药房也已关停。

  12月26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要负责人来到李女士和彭女士所在单位,当面致歉。

  牛奶过敏宝宝需用特医奶粉

  2018年10月,李女士的宝宝8个月大时出现腹泻,反反复复不见好转,且还有咳嗽发烧的症状。她带孩子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北院(儿童医院)做过敏原测试,发现孩子牛奶高度过敏(+3级)。

  医生陈雪梅遂给孩子开了处方,处方有几种治疗腹泻的药品和一张抬头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筏”,落款“便民药房”的单子。医生在该单子上“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划线。并要求吃6个月后再复查。

  在儿童医院住院部的一楼便民药房,李女士刷医保卡买了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

  “普通奶粉800-900克,三百多元一罐,就是很高端的奶粉了。而这个,一罐只有400克,还要348元。买一罐只能喝三天不到。”李女士说,“但为了孩子,我肯定要听医生的。”

  随后,李女士又在住院部的便民药房买了四次奶粉。截止到今年2月24日,李女士一共在医院购买了12815元的舒儿呔配方粉。

  其间,孩子的过敏症状并没减退,李女士又换了舒儿呔的另一款奶粉——舒儿呔深度水解奶粉。但是喝过2罐后,仍有过敏症状。

  与此同时,今年2月23日,李女士同事彭女士5个多月的宝宝也因睡眠不好、湿疹不断,去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童医院儿保科就诊。

  彭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孩子曾在月子里时查出牛奶过敏(+2级),一直喝爱他美的深度水解配方奶粉。儿保科医生建议她将正在喂养的奶粉换成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在便民药房就可以买”。

  2月26日,孩子又腹泻,彭女士去北院(儿童医院)消化内科就诊。在这里,给李女士孩子看病的陈雪梅医生,也给彭女士也推荐了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随后,儿保科医生刘泽英为彭女士开具了处方单,指定在医院便民药房购买舒儿呔,也是喂养六个月后复查。

  在便民医院,彭女士购买了30罐舒儿呔,消费金额10440元。

  喝医嘱奶粉后过敏无改观

  彭女士对澎湃新闻说,服用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后,孩子睡眠和湿疹问题更加严重,而且身体腹部以下出现大面积肤色不均。她又前往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儿保科问诊,医生要求服舒儿呔氨基酸配方奶粉满六个月以后再复查。

  彭女士再次去医院便民药房购买,被告知缺货,无法购买。彭女士先后在当地的多乐宝贝母婴店购买了3罐(消费954元)、在贝贝乐母婴店购买了2罐(消费596元)同样的氨基酸奶粉。

  李女士在医院“缺货”后,今年5月从母婴店购买的舒儿呔奶粉出现“固体饮料”字样。

  李女士也遇到几次便民药房没货,她也从多乐宝贝购买了8罐(消费2544元),金宝宝母婴店购买了34罐(消费9569元)医生指定的同款奶粉。

  与此同时,两人均发现孩子的过敏症状并未改善,且身高体重的增加严重滞后。

  李女士记录的孩子成长曲线显示,孩子8个月至1岁8个月喝舒儿呔期间,“体重从18斤增加为20斤不到,仅增加了不到2斤,其中有个月出现负增长。好好的孩子,越养越瘦。”

  李女士的孩子2018年10月19日就诊时做了食物检测,牛奶检测值为“404.8”,分级为“+3”,属于不耐受牛奶,对牛奶重度敏感,属于应当“忌食”牛奶。喝舒儿呔奶粉一年多后,2019年12月2日,李女士孩子的牛奶检测值为“312.43”,仍然分级为“+3”,对牛奶不耐受。

  李女士今年12月,在宝宝吃舒儿呔一年多后检测,牛奶过敏仍然+3级。彭女士的孩子,从今年2月的中度牛奶敏感(108.09,+2),喝舒儿呔7个月后,9月22日再次测试发现,牛奶的检测值增加到“255.05”,属于“+3”级,即高度敏感。

  李女士和彭女士都不理解,为何按照“医嘱”买的奶粉,宝宝过敏仍无改观。

  特医奶粉厂家不具备生产配方粉资质

  直至今年9月,李女士和彭女士偶然看到一条新闻时才找到答案,舒儿呔厂家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并无生产奶粉的资质。

  澎湃新闻注意到,《人民日报》今年7月29日以《假配方粉是怎样流进市场的》为题刊发报道,记者辗转四省五市,追踪雅乐迪适度水解蛋白配方粉。报道称,雅乐迪的“配方奶粉”称可以为牛奶过敏宝宝提供营养支持,但食用后宝宝过敏症状并无太大改善。而雅乐迪的生产企业为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报道称,梵和公司位于山东烟台栖霞市臧家庄镇,栖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局长孙振会表示:“梵和公司不具备生产配方粉的资质。”

  报道中提到,固体饮料国家标准除对蛋白质含量做出要求外,对于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基本营养物质没有任何规定。普通奶粉以及婴儿配方食品的国家标准,均对蛋白质、脂肪等营养成分做了详细规定。特别是婴幼儿配方粉,还需要经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审批通过后才能生产和销售。

  而像李女士和彭女士这种牛奶过敏的宝宝选择的“特殊医学用途婴儿配方食品”俗称“特医奶粉”,要求更严,生产企业应当取得相应的特医食品生产许可。

  李女士说,看到《人民日报》这条新闻后,她去查看孩子喝的奶粉发现,从医院和母婴店购买的舒儿呔氨基酸配方粉,奶粉盒底部的产品类别标注为“其他固体饮料”。尤其是医院便民药房“缺货”后,她又从母婴店购买的舒儿呔奶粉,盒子商品名下方则特意标注了“固体饮料”四个字。

  “当时根本没想到,医生开的这个奶粉会有问题。”李女士对澎湃新闻说,“谁会想到,我们宝宝吃的这个比普通奶粉价格贵一倍的‘奶粉’,只是不能确保营养的固体饮料。这不是耽误宝宝关键时刻的生长吗?”

  沿着这个线索,李女士和彭女士还发现,其实早在2019年5月6日,山东梵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就曾发布过“产品召回公告”,称对包括舒儿呔在内的12种奶粉实行三级召回,个别不合格的代工产品也同时实施召回。

  此外,2019年6月20日、7月30日,梵和公司也第二、三次发布召回公告,8月6日还声明,相关不合格批次产品仍有销售,希望各级经销商主动召回,配合公司做好后续工作。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说,山东梵和公司确实没有特殊医学用途食品生产资质。

  医院6人受处分

  那么,这样一种“三无”奶粉,是如何流入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并且从医生的处方中开出的?

  在李女士向相关部门投诉后,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做出了相关回复。

  该院称:经查,2018年下半年,“舒儿呔氨基酸营养配方粉”(以下简称:舒儿呔)郴州经销商——郴州益信康食品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郴州益信康),与湖南博瑞药业有限公司签订采购协议,舒儿呔的品种明细为“其他固体饮料”,湖南博瑞药业有限公司认为舒儿呔有合格的质量检验报告单,符合食品的引进标准,遂将舒儿呔作为食品引进并放在北院(儿童医院)便民药店和中心医院便民药店进行销售。

  而在实际的销售过程中,郴州益信康的业务员将舒儿呔作为特殊医学用途食品进行宣传推介,还私自印制了题为“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处方笺”、落款为“便民药房”、内容为舒儿呔各品种配方粉的便签纸,并发放到北院(儿童医院)儿童消化内科、儿保科各诊室。

  在诊疗过程中,北院儿保科的刘泽英医生和儿童消化内科的陈雪梅医生,在未核实上述便签纸来源是否真实可信的情况下,以此便签纸为依据,将舒儿呔作为特殊医学用途的氨基酸配方粉推荐给了举报人。北院儿童消化内科的陈雪梅医生也以题为“郴州特殊医用途食品专供店郴州妈仔谷母婴店”提供的一份宣传单为依据,向病人推荐各配方粉品牌,其中包括舒儿呔。

  医院药学部分管便民药店的工作人员和药学部负责人对便民药店报备的药品以外的品种未进行审核,履职不力。北院儿保科、儿童消化内科负责人对上述便签纸的来源未进行跟踪了解,放任科室医生使用,履职不力,造成恶劣影响。北院儿保科刘泽英医生和儿童消化内科陈雪梅医生工作失职,造成恶劣影响。

  依据《关于对违反群众工作纪律和干部作风要求进行问责的暂行办法》(湘组发[2013]10号)第六条第二款之规定,经院党委研究,决定给予药学部分管便民药店的工作人员周珊羽书面检查、诫勉处理,给予时任药学部主任徐雨佳批评教育处理;给予北院儿保科主任侯彬兰、儿童消化内科副主任何志刚批评教育处理;给予刘泽英和陈雪梅责令公开检讨、诫勉处理,并在全院医生大会上作公开检讨。

  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医院的便民药房已经按市委要求关停。同时医院也在上级部门的指导和督促下,积极协商处理。

  李女士告诉澎湃新闻,12月26日,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主要负责人到她和彭女士的单位表示道歉。

【编辑:刘羡】